当前日期:|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交流互动

Interaction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五一大道98号省商务厅三号楼
  • 联系电话:0731-85526549
  • 协会QQ群:28112057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交流互动案例分析 > 菜籽粕合同成立与否争议案
交流互动

菜籽粕合同成立与否争议案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日期:2014年11月19日

【案情简介】

2000年6月5日,中国湖南A公司向瑞士B公司发盘出售10 000吨菜籽粕,质量标准为:油蛋白在38%以上,水分在12.5%以下。单价FOB中国张家港78美元/吨。6月7日,B公司接收A公司的发盘,并要求A公司将合同和信用证条款传真给B公司,A公司于6月9日将已盖有公章的《售货合约》传真给了B公司。B公司收到A公司传真的《售货合约》后,删除了原合约上“不接受超过20年船龄的船舶”的要求,并将“运费已付”修改成“运费按租船合同支付”,委托意大利C公司签字盖章后于当天传真给A公司。6月14日,A公司传真给B公司香港办事处称B公司单方面修改合同,A公司不能予以确认,将暂缓执行合同,并要求B公司暂缓开出信用证。6月22日,A公司向B公司发函称,双方已达成的合同为无效合同,B公司所开出的信用证只能作废。同日,B公司回函给A公司进一步解释,由于合同为FOB条件,对船龄和运费支付的修改将不会对A公司履行合同产生任何影响;同时告知A公司,B公司已将合同项下的货物转卖给了意大利的下手买家,并提醒A公司,若不履行交货义务将构成违约;如A公司拒绝交货,B公司只能通过购买替代货物向下家买方履约,在该函中B公司要求A公司在2000年6月23日的工作时间内向B公司确认A公司将履行合同。6月23日,A公司回函坚持声称双方所达成的合同无效和船龄及预付运费直接影响被申请人的装船之外,还声称由于合同本身并未生效,该合同项下的义务和责任都只能作废。由于双方对合同的成立与履行产生争议,经协商不能解决,B公司遂于2001年7月23日向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主张B公司为履行其与下家意大利C公司的合同,不得不高价从他处购买替代货物,要求A公司赔偿损失。

【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
B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对要约的接受?

【学理分析及参考结论】

在国际货物买卖交易中,一方发出要约,另一方作出承诺,合同方能成立。依据《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简称《公约》)规定,要约是“向一个或一个以上特定的人提出的订立合同的建议”,一项有效的要约必须具备以下条件:(1)要约人与受要约人应当是特定的;(2)要约的内容应当十分确定;(3)要约人在要约中应表明其在对方承诺时承受约束的意思。其在送达受要约人时生效,并对要约人产生受要约约束的义务——在要约规定的期限内或在合理时间内等待受要约人的回复,在受要约人依照要约的要求承诺的情况下,承担订立合同并履行要约中所作出的允诺的义务;而受要约人则相应产生一系列权利:有权接受或拒绝要约,有权对要约提出更改、添加,还有权对要约保持沉默而无须通知要约人。 承诺是受要约人作出的表示同意要约条件并愿意按该条件与要约人进行交易的意思表示,可以声明,也可以某种行为方式表示。一项有效承诺应符合以下条件:(1)承诺只能由受要约人作出,其他任何人都无权作出;(2)承诺的内容应与要约的内容一致;(3)承诺应在要约规定的有效期限内送达要约人,无期限规定则是在合理时间内。其在表示同意的通知送达要约人时生效,比如《公约》采用的送达注意,而自承诺生效之时,即是合同成立之日。 但有时候,受要约人可能会作出“附条件的接受”,即其对原要约虽表示接受,但又作了添加、限制或其他更改的情况,而这又能划分为两种情形:一是发生实质性变更,则构成拒绝要约并构成新要约,称反要约;二是不发生实质性变更,那么若要约人不在合理期间内以口头或书面通知反对其间的差异,则仍构成承诺。而所谓实质性变更,根据《公约》第19条第3款所列举的8种类型,包括货物的价格、付款、货物的质量和数量、交货的时间和地点、当事人的赔偿责任范围、解决争议的方法等。

本案中,由于B公司在接受要约时对船龄与运费的支付事宜的条款作了修改,A公司在相隔几日后表示B公司的修改影响了A公司的装船,并声称由于合同并未生效,该合同项下的义务与责任都应作废,而B公司坚持合同已成立生效,A公司应当履约。从而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B公司的修改行为的定性——是对要约的承诺还是拒绝要约的“反要约”。 基于双方当事人的各自营业所在地均为《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缔约国,所以本案适用《公约》。 案件事实中,B公司在收到A公司传真的《售货合约》后,删除其中的“不接受超过20年船龄的船舶”的要求,将“运费已付”修改为“运费按租船合同支付”,并委托意大利C公司签名盖章后于同日传真给A公司,可见,B公司是以“接受”为目的,但又不是完全的、毫无保留的“接受”,对其提出了一定的修改,根据《公约》可表述为“以接受为目的的回复”,而其所导致的后果,要视该修改的性质。 依据《公约》对于实质性修改的规定,其中“运费已付”修改为“运费按租船合同支付”是对“付款”条款的变更,属于其中之一。然而联系具体情况,该合同中的价格条件是FOB价,据此,作为买方的B公司必须自行负担费用订立从指定装运港运输货物的合同,进而,船龄及运费支付问题与作为卖方的A公司无关,则由此可知,B公司的修改不会影响到A公司的权利与义务,也就不构成对合同条款的实质性变更,而且从日期上来看,A公司在6月9日收到修改后的合约的传真,但是直到6月14日才作出不能予以确认的反对表示,亦不满足公约中非实质性并更规定“在不过分迟延的期间内以口头或书面通知反对其间的差异”的条件。 因此,仲裁庭认定B公司的行为构成对要约的接受,承诺生效,合同系成立并生效,双方当事人应当依约履行。

(改编自《国际贸易法案例分析》,韩立余主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1月第1版)

所属类别: 案例分析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